你的位置:>首页 >新闻频道 >电网

新闻特写:冰天雪地里的温暖守护者(2014-02-19)

分享到:微信微博QQ好友QQ空间
视频简介

【导语】
    目前,贵州正遭遇大范围的雨雪凝冻天气。截止到2月13日16点,全省227条110千伏及以上的电线积冰,占到总量的21.86%。为此,南方电网已经启动红色预警。这些积冰的电线冰层厚度有没有增加,会不会引起断电,在贵州黔东南凯里市的深山里,就有这样一群观冰员,这两天一直坚守在冰封的岗位上,每天攀爬高山几十公里,保障着头顶上关系到万家灯火的输电线,我们的记者也跟随记录了他们一天的工作。
【配音】
     清晨六点半,凯里市炉山镇的天还一片漆黑,寄住在老乡家的观冰员姜平和郑元涛就起床准备向山里出发。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只能两个人挤这一张床 一人睡一头 天气冷的时候还可以互相温暖一下 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因为这里离我们观冰点很近 如果每天我们住在镇上的话 我们来不及 跑不赢
【配音】
    每人背上二十斤重的设备,姜平和郑元涛摸着黑、踏着冰就往炉山上走。从老乡家到第一个观冰点只有5公里路,可就这一段山路,两人却需要连滚带爬地走上几个小时。
    等天亮开,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冰封雪藏的景象。连续几天的雨雪凝冻,炉山上的植物都已经结成了冰溜子。
    穿行于陡峭山壁间的小道,狭窄处仅能踩下一只脚。已分不清是路还是草,一不留神就会踩空。
    我们只能手脚并用地在荆棘丛里往前钻,荆棘条上的冰溜子被前面的人弹掉后,打在后面人的身上生疼,还时不时地勾住衣服和划破手脚的皮肤。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基本上刚才是爬着过来的 最难的就是害怕身上或者衣服会被挂穿 这只手上全是以前挂出的结疤 都是爬山被荆棘或者就是从山上滑下去撞在石头上摔出来的
【配音】
    早上九点,我们连滚带爬地来到第一个观冰点,眼前高压线塔全身已经被厚厚的冰冻覆盖,姜平和小郑立即拿出设备进行数据测量。
雪还在下,山上的温度已降到零下六度以下,而且湿度较高,这让姜平感到状况不容乐观。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已经很危险了 这种天气如果继续下去可能要跳闸 线路可能有停运 ,线已经坠下来了现在距离地面的距离可能也就是在4米左右
【配音】
    经验告诉姜平这是一个必须立即处理的险情。他和小郑立即将测量数据向后方传输报告,并作出了启动直流融冰的建议。
    两个观冰员继续向另一个最高的观冰点跋涉。姜平告诉我们,他们出来观冰,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查看最高观冰点上的一套自动观冰装置为什么不起作用了。
炉山海拔1300多米,最高观冰点寒风凛冽。摄像师头上冒出的汗,也被寒风吹冻成了冰珠子。
    这个观冰点同样状况不容乐观,而自动观冰装置的监控头已经被冰雪完全覆盖,风向标也被冻死,看来近期恢复使用是无望了。
    已是临近中午,两人用雨衣一铺,席地而坐,拿出随身带的干粮准备吃午饭。
由于温度太低,干粮也被冻得又冰又脆,嚼在嘴里直掉粉末,难以下咽,随身带来的水早已结成了冰坨。
    姜平从事观冰工作已经十二年,在岗位上已经过了9个年,虽说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和工作,可今年姜平却更多了一份牵挂与愧疚。原本今年要休假陪妻子生产,可突如其来的雪凝天气,把他又一次从回家的路上拉回到岗位上。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老婆目前已经怀孕了 就是三月初的预产期 也就是十多天的时间 马上就要生了 现在行动已经很困难了 老婆在最需要我的时候 我不能在她身边陪伴她 觉得很后悔 现在不知道用什么去弥补 以后过来很多年 她跟儿子或者女儿说起这一段心酸 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记者】你想她吗?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想 确实很想 想每天给她做饭 陪她一起吃饭 她不会到菜场去买菜 我回去给她买菜 做菜做饭 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配音】
    姜平说,年三十那天,自己借宿的老乡家儿女都回来团圆了,而他和小郑就只有躲到屋里给亲人打电话报平安。
现在每天观冰巡线,心里最大的慰藉就是想象着头顶的线路能将自己和温暖的家联系起来。
【同期】南方电网观冰员 姜平
    毕竟这么冷的天气 家家都要用电嘛 只有爸妈能够一进家 开关一开灯就亮了 一开热水器水过一会就热了 老婆一按按钮 电梯就能一上一下 就让她轻轻松松平平安安回到家中 这就是我们做观冰工作的 让亲人从另一个方面(感受到) 我们用另一种方式去爱他们
【配音】
    中午一点半,两人开始下山。因为根据南方电网极端天气条件下的应急制度,他们下午四点还得上山观冰测量,向后方传回数据。而在凝冻最严重的那几天,这样的观冰路程他们一天最多得往返四趟。
    晚上,后方通知姜平和小郑直流融冰已经开始,两个观冰员再一次拿起手电,在黑夜中摸索着向山里进发去观察融冰情况。
    深夜十点半,线路覆冰开始陆续融化,山谷里不断传来融冰掉落的清脆的哗啦声,两个观冰员都说,这声音听着真爽。
    凌晨一点,线路覆冰基本融化完毕,这一轮直流融冰顺利完成。
【编后】
    这一轮的融冰任务完成了,观冰员的工作也暂时告一段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山谷里,我们只能看见观冰员的两束手电光。而就是这两束在山间行走的微光,却在这寒冷的冬天,映射出山下的万家灯火的温暖。

相关评论